您当前的位置为:首页 > 莘莘学子 > 读者园地 > 正文

2012寒假读书征文活动优秀征文选(一)

浏览次数:   发布时间:2012-03-21 16:35:24   发布者:学校图书馆

负重以致远

——读《于丹:趣品人生》有感

吴焕林  高2012级14班
 
负重是一种态度,与环境无关;
负重是一种意识,与状态无关;
负重是一种信仰,与时间无关。
 
态度——跃动的音符
    这是一个怎样的孩童,跟随父亲从沈阳赶到京城寻找他的梦想。背负着沉甸甸的梦想,在其他孩子还在被窝中酣睡时,他面对黑色巨物,抚琴而歌;在其他孩子收着压岁钱,吃着热气腾腾的大水饺时,他着单衣面冷壁背着五线谱;黄沙漫天的三月,一辆平板三轮车吱吱悠悠地穿行在烟袋斜街,承载着他的梦想——迎风而立。在环堵萧然,箪食瓢饮的日子里,他衣带渐宽,突兀的双眼却焕发着神采。这不屈的岁月中,“负重”是一种态度,让他的琴声飘出地下室,飘过春花夏雨秋风冬雪,飘向大师云集的殿堂维也纳金色大厅。“妙手偶得之,‘曲终’惊风雨。”用负重的态度创造辉煌,无关环境,他是朗朗。
意识——闯荡的勇者
    这是一个怎样的少年,自甘肃天水追梦到帝都。背负自己的使命,在世人为公招心力交瘁时,他对如日中天的仕途却弃如草芥,远赴海岛。这种自心底凝练的内核,让芸芸众生在转场一个又一个冗长而乏味的会议时,他却挤上了南下的火车;当其他处长都在为官运亨通而大摆流水宴时;他却为买地频频与农民对簿公堂;当其他高干被飞驰而过的高铁拖下马时,他的“望京”终在首都东四环横空出世——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”。从一个边陲小地的放牛娃到石油大学的高材生,从一个喝茶看报的小处长到呼风唤雨的地产大鳄。用“负重”的意识书写传奇,他是潘石屹。
信仰——永生的天路
    这是一个怎样的队伍,自藏南谷地发轫,背负虔诚的信仰,沿着天路,向大昭寺进发。当院落中的铁环与毽子的欢笑随着春芳零落,只余屋室的低音炮轰鸣;而高原,守望天堂最近的土地,守望祖辈传承下的牛鞭,守望如白云朵朵的牛羊——依旧。当朗朗书声伴随着孟夏午后的疾雨骤停,只余笔尖与卷子沙沙“死磕”;而高原,守望那流转千年的转经筒浸润在酥油茶的香气——依旧。当披麻戴孝的麻衣已随枝头残叶飘散,只余啼哭与哀乐齐鸣,麻将与黄花共舞;而高原,天为盖,地为庐,守望秃鹫食取亲人法身,用最崇高的方式回归——依旧。当四合院的天伦乐已随冬雪埋葬,只余摩天大楼中房奴的辗转反侧,而高原,携家带口,牵牛领羊,三步一磕的长头,行不远数千里,历数月经年,风餐露宿,朝行夕止,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,守望圣城拉萨的净土——依旧。他们,在去天堂的路上,在对内心的修行与反省上,对祖辈圣物的传承上,是意图用烧高香保平安的都市人无法相比的。用“负重”的信仰承载历史,他们是“真我”。
    负重的态度,在困境中奋勇向前;负重的意识,在机遇中平步青云;负重的信仰,在心安中回归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后记:寒假借书时小生看到校图书馆的读书活动征文启示,慨叹青春如白驹过隙。  六年与“十二”朝夕相处的日子时光就将不再。人说高三炼狱,人人都想解脱,我却有一种想在时光中留下此刻。那些年,初一的《华山游记》、《在历史中穿行》,流水账总是多了些。彼时,爆炸头型的地理张老在讲台上是如此搞笑。初二的艺术节撰写新闻《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》,习得较简洁的表达。彼时,高中部的紫罗兰瀑布流得是如此欢快。初三奥运特刊《我们都能当奥运英雄》,在现实材料上加工有些过度。彼时,母校的百年校庆如火如荼。高一,《当爱被氧化,情被还原》多了些文艺。彼时一个班的男生守着“周公主”跑动跑西。高二,《有朋自远方来——记香港灵粮堂刘梅轩中学同胞访蜀》,文章中多了些思考,多了些起承转合,回归纪实,似人生,不总是一帆风顺。彼时,500彩票邀请码的国际部崭露头角,软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高三,谨以此文献以我珍爱的母校,献以我们十二中人不化的情节。最后,高三百日誓师之际,以一副对联与同侪共勉:自强不息怀壮志以长行,厚德载物携梦想而抚凌。